网站首页 / 纪律审查
中国移动四川公司原副总忏悔:“反腐倡廉文件从没有看过”
浏览次数:1326    信息来源: 《检察日报》  发布时间:2013-06-14

忏悔人:陈炳澜

原任职务:中国移动通信集团四川有限公司董事、副总经理

触犯罪名:受贿罪

判决结果:2011年11月29日,陈炳澜被攀枝花市中级法院一审判处有期徒刑十二年,并处没收个人财产60万元。

犯罪事实:陈炳澜在担任中国移动通信集团四川有限公司副总经理期间,利用职务之便为他人谋取利益,先后多次收受他人财物共计288.33万元、金条5根、手表两块。

开始追求高品质生活

我出生在上世纪50年代,艰苦岁月在我身上烙下了一股子韧劲。工作后,我刻苦钻研,自学掌握了微波通信、移动通信技术及公司运营管理。辛勤的付出为自己换来了很多荣誉,我多次被派往国外深造,东窗事发之前我还享受着国务院的专家津贴。

2001年,组织上任命我为中国移动通信集团公司四川移动分公司副总经理、党组成员。从此,形形色色的私企老板像膏药一样,络绎不绝地贴在我身边,令我应接不暇。但我万万没有想到,自己这样一个身居要职、自命不凡的国企副总经理,在那些从头到脚都被金钱包裹着的私企老板眼里竟然一文不名。他们打心眼儿里瞧不起国企领导人,更对我固守着微薄工资却成天忙碌而不知享乐的生活方式嗤之以鼻,有的甚至赤裸裸地开出税后年薪100万元的条件,游说我到其旗下效力,换取安逸舒适的生活。

面对这一切,我的心开始了挣扎:我用自己的智慧和劳动为公司创收,为国家缴税,为社会作贡献,拼死累活,却囊中羞涩,被人耻笑。而那些成天围着我打转,对我阿谀奉承、百般讨好的私企老板做成个项目就能赚到几百万元甚至是上千万元,过着挥金如土的奢华生活。我的价值在他们眼里就如一粒粒尘埃,轻如鸿毛。与其望“钱”兴叹,不如现实改变,追求高品质生活,才不枉到世间走这一遭。

我的思想防线一崩溃,行动便立竿见影。我开始利用手中职权,通过那些私企老板大肆捞取金钱。我在南方和北方共买了几套房子,过起了候鸟式的迁徙生活;我穿梭于高尔夫球场等高档场所,把自己打扮得光鲜体面……

终于过上了跟私企老板一样的高品质生活,但是我也一天天脱离了之前正常的生活轨道,一步步堕入了犯罪的深渊。

最难拒绝的是老朋友

回头细算,我已经做了18年的移动通信建设维护工作。从最初9年的艰苦创业期到最近9年的高速发展期,我工作起来越来越娴熟干练,游刃有余。被任命为中国移动通信集团四川有限公司副总经理,这既是我事业发展的鼎盛时期,也是我自甘堕落迈向腐败的转折点。

那时,移动通信的高速发展带来了前所未有的高投入建设。这对于我来说,既是千载难逢的机遇,也是前所未有的挑战。可是公司内部矛盾日趋紧张,而合作伙伴间的竞争又日益激烈,我就成了他们拉拢的首要目标。当时我格外小心谨慎,还自定“约法三章”,主动拒绝诱惑。

但是,自我坚守的路走得很辛苦。在得罪了不少领导和朋友后,我招架不住了。那些没有成为合作伙伴的公司老总带着一沓沓的钞票登门拜访,而已经达成合作协议的公司又想方设法对我进行感情投资。

最令我难以拒绝的是那些多年以来一直交往密切的朋友。我是外地人,在成都没有亲戚朋友,那些相识于上世纪90年代的老朋友自然成为我生活圈子里的重要成员。无论我家里遇到什么困难,他们总是热情地帮忙。而如今谈到合作挣钱的事,我又怎么开得了口不帮忙?于是我就想,工程给谁不是给,给朋友,这是记情,而且还可靠。就这样,昔日的老朋友摇身一变成了合作伙伴。

老朋友们也从来没有忘记是我带给了他们发展和赚钱的好机会,经常借着过年过节的名义送给我一些名贵烟酒和红包。在几番推辞不掉之后,在朋友情谊的渲染之下,在侥幸心理的支配之下,我自欺欺人地把这些都当作朋友间的礼尚往来笑纳了。之后,类似的事情便一发不可收拾,以至于后来成了家常便饭,最终走到今天的结局。

 

反腐倡廉文件从没看过

近年来,反腐倡廉工作一年比一年抓得紧,相关的文件和规定在我办公桌上至少有10来本。可是,它们从来没有得到过我的青睐,甚至我都没碰过。我没有开过一次像样的民主生活会,即使开了,不是自我表功,就是互相吹捧,一团和气。公司开例行学习会,我虽然也在场,但从来都是身在心不在。我不是不知道自己处在风口浪尖,但总是一厢情愿地认为,我是副总经理,公司发展仰仗着我打理,谁能监督我?谁又敢监督我?就这样,我既不学习,又不接受监督,自我感觉越来越好,收受钱财的胆子越来越大。

身陷囹圄后,我后悔莫及。面对着高墙铁窗,我彻夜难眠。曾经那些随波逐流的想法和做法,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变得越来越可笑和愚蠢!靠智慧和劳动挣钱,光明正大、光荣心安,我怎么会以此为耻呢?帮助老朋友发展,只要符合规定本也无可厚非,我为什么要收钱呢?是人就可能犯错,我是副总经理,为什么就不能被监督呢?放着好好的日子不过,我为什么要如此折腾呢?

我对不起深爱我的父母和妻儿。年近八旬的老父母远在重庆,我很少回家探望,不仅没有尽到孝心,却还要令他们如此伤心。妻子与我相濡以沫15年,家里的事我一概不管,全靠她操持,她却从无怨言,我本想退居二线后好好补偿,如今却锒铛入狱,失去自由。一双儿女,尤其是才11岁的小女儿,她又将如何面对父亲带给她的耻辱和伤害?

如今一切都晚了,覆水难收。我唯有深刻反省,好好改造,争取早日重新做人!(摘自《检察日报》)